您的当前位置:ede:field name='position'/}

邹应龙的画梅诗碑

导读:慕少堂在《甘宁青史略》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,明代谏臣杨继盛因弹劾严嵩被杀,首级传到兰州,悬挂在东门城楼,儒生邹应龙放学后,见杨继盛双目闪动,就作揖而说:先生请瞑目吧

慕少堂在《甘宁青史略》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,明代谏臣杨继盛因弹劾严嵩被杀,首级传到兰州,悬挂在东门城楼,儒生邹应龙放学后,见杨继盛双目闪动,就作揖而说:“先生请瞑目吧,为先生报仇的责任在小子身上。”话刚完,杨即瞑目。

后来,民间又将邹应龙与严嵩的故事进一步演绎,成为戏剧《打严嵩》的主要元素。

据清乾隆年间编纂的《皋兰县志》载:“兵部侍郎邹应龙祖坟在皋兰山赵家寺侧,凡九世。”同时该志书还指出:“邹应龙读书处在五泉山西麓,旧有楼,今废。”从这两点记载可以得出,邹应龙为兰州人,可是《明史·邹应龙传》则说邹应龙是陕西长安人,不知何因?原来,陕甘同属西北,明代兰州属于临洮府,而临洮府又归陕西,所以《明史》修纂者张廷玉附会为邹应龙为陕西长安人。

邹应龙,字云卿,号兰谷,明嘉靖三十五年(1556年)进士。他不畏强权弹劾权奸严嵩及其子严世蕃,贪赃枉法、吞没军饷、卖官鬻爵等重重行径,并直言不讳地指出“如臣有一语不实,请即斩臣首以谢(严)嵩父子”。终使祸害嘉靖朝的奸贼严嵩、严世蕃父子覆没,而彪炳史册。

邹应龙能文能武,明隆庆初,以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巡抚云南,将无法无天的黔国公穆朝弼绳之以法。万历初,统兵平定铁索箐叛乱。而且他为官清廉,《明史》中指出,其卒后“遗田不及数亩,遗址不过数楹”。皋兰县中心乡兰沟村一户人家藏有一幅邹应龙画像,邹应龙头戴乌纱,身穿明代朝服,坐于虎皮太师椅上,威严庄重,目光炯炯,令人肃然起敬。此画像为清代中期丹青高手所复绘。原画有清早期鲁人牛运震、钱塘人徐杞的题诗。其中徐杞写有“父子济恶声烜赫,沈杨踵戮谁更论。先生嫉邪本素性,要将忠悃酬枫宸”等诗句。可惜原画已佚。

邹应龙著作结集为《邹中丞集》,但早已散失,仅有《弹劾严世蕃父子疏》传世。邹应龙多才多艺,工书善画,但他鲜有作品传世。

虽然邹应龙留传下来的书画墨迹极少,但是有一幅他画的《喜鹊闹梅图》的残碑却保留了下来,而这通碑的拓片就保存在临夏州档案馆里。

拓片的右侧以楷书题:“考《水经》:星宿何年开混沌,波澜万里赴沧溟。插空石壁为长岸,绝塞金城走建瓴。如带功随天地老,茫茫浩气永无停。后学蔡际隆录”。蔡际隆是清康熙五十四年(1715年)兰州贡生。

再看这通碑,只见碑中部画喜鹊闹梅,一株屈曲横斜的梅树,虬枝盘旋,梅花或绽蕊怒放,或含苞欲开,婀娜多姿,似有阵阵馨香袭来。碑左下角落款:“嘉靖三年(1524年)应龙写。后裔邹国斌偕侄文畛、法盛,孙裕祖、学聪、学明重刊。道光癸未(1823年)桂月中浣吉旦。”

张思温先生对于此拓片还有一段跋文:“此碑原在兰州黄河北岸金城关之西金山寺壁上。本世纪50年代,天水冯国瑞(字仲翔)见之,以告兰州王烜(字著明),曾拓以寄先质生公一本,冯、王二先生并有题咏。‘文革’中失之,不知即是此幅耶?邹应龙,字兰谷,兰州人。明嘉靖朝官御史时,奏劾奸相严嵩之子世蕃贪贿非法诸款,世蕃终被诛死,嵩亦被革职。应龙遂以直谏闻名当世,明名有传。殁葬关中。今兰州金山寺及金城关均已拆除无存,此刻石亦不知下落。蔡际隆所录之诗,当亦邹之所作。乡贤遗墨,仅此而已,宜珍存之。1988年4月26日河州张思温阅后附识。”

原来在1951年的一天,梁启超的高足、天水学者冯国瑞登临兰州金山寺时,发现悬楼背后石窟中,嵌一方石碑,仔细辨认,只见碑中部画一株梅树,一般碑刻图画较少,这引起了冯国瑞极大的兴趣,经过仔细辨认,确定是邹应龙所画之梅,冯不禁大喜。高兴之余,冯国瑞偕兰州进士、甘肃省文史馆副馆长王烜一起考察,并墨拓数本传世。张思温题跋的那幅《喜鹊闹梅图》即有可能是冯、王二位拓后寄给张思温的父亲张质生的。

王烜还写了一首长诗纪之:

“老梅一株屈曲垂,邹公手笔留芳徽。寒山古庙掩重扉,百馀年来识者稀。天水冯子考古师,芒鞋每好访藓碑。相将蹑屐危楼上,偶然寻得愿不违。拂尘剔蔽手摩拓,顿令韫玉生光辉。邹公风节世所希,批鳞敢犯殿廷威。奋简一击贼胆破,闲写红梅映赐绯。云礽珍重寿金石,至今长与山崔巍。分携画本笑相谢,兹游喜得不空归。黄流浩浩动逸兴,更向卷首读遗诗。”

王烜感叹邹氏作品“百余年来识者稀”,多亏“天水冯子考古师”的发现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冯国瑞意犹未尽,不久又邀西北图书馆长顾问刘国钧、省政协委员王新令等宴饮金山寺,共赏邹应龙的《画梅诗碑》,深夜始归。冯国瑞并赋五言长诗纪其盛:

“万山东横流,一舸脱疾箭。雉堞落深谷,梵宇穿飞栈。石角镳东向,霞尾愁西咽。石级最上层,俯睇发微眩。形势俨金焦,彷佛南徐岸。夕阳诚可惜,皓魄坐待换。薄雾抹棱开,不旋踵而散。一道陡通明,洒金织澄练。波卷光生棱,空喧气扑散。了了数点烟,夭矫倏忽见。放言无所拘,惊鸿怀明艳。美人秋水隔,爱才皆左袒。呼灯指幽窟,明贤迹初辩。句足钤山敌,秀润老莲健。异采照山河,风节天下先。怂恿同来人,幸不愧直谏。寺门受月多,立久有馀恋。”

诗中“万山”四句写黄河东流,羊皮筏子疾驰,兰州城池低矮,以及金山寺各处悬楼由栈道连通的情景。“石角”即突出尖锐之石,形容金山寺西侧的石峰如飞镳掷向东面。“霞尾”描写长长的晚霞染红龙尾山与金城关之间黄河咽喉地带,令人产生一缕淡淡的愁绪。“石级”四句写金山寺之高峻险要,有如镇江(南徐)金山、焦山之天险。“夕阳”十句,写夜幕许降,皓月当头,黄河浮光掠影的美景。最后介入主题,秉烛入石窟观赏《梅花诗碑》,赞许邹应龙的奏疏令严嵩(钤山)丧胆,所画梅花有明代画家陈老莲秀润劲健的风格。

只可惜,1967年金山寺古建筑拆毁,此碑消逝。但是通过这通残碑的拓片,邹氏直谏的风节光照山河,令后人景仰。

□高羔文/图

责任编辑:网编
CopyRight 2006 2010 榆中新闻网 YZXNEWS.COM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:6201102
中共榆中县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:中国甘肃网
新闻热线:0931-5221230 图片征集 : yuzhongnews@126.com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兴隆路275号
陇ICP备1020043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