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ede:field name='position'/}

何来,登烽火台的诗人

导读:□金吉泰 近期,蓦然见到作家出版社出版的《何来自选集》,全套书分四册,精装,沉甸甸的。 见何来的名字,我就兴奋起来,因为我和他相交长达近60年,其中趣事多多,值得怀念的

□金吉泰

近期,蓦然见到作家出版社出版的《何来自选集》,全套书分四册,精装,沉甸甸的。

见何来的名字,我就兴奋起来,因为我和他相交长达近60年,其中趣事多多,值得怀念的事也不少。

上世纪60年代初,我的故乡榆中县是隶属于定西专区管辖的。定西干旱出名,苦甲天下。既然自然条件干旱贫瘠,那经济文化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殊料,就在这时候,省文化界传来消息说:在西北师大读书的一个定西学生写了一首诗,在诗刊上发表了。

不会吧,定西哪会有这样的学生,肯定是讹传。

后来省文学界又传来确切的消息说:确确真真有这回事,这个学生的诗,不仅发表了,还辉煌哩,据来兰州的一位《诗刊》女编辑说,在中央广播电台举办的是年春节晚会上,由一个演员朗诵了这首诗,台下观众席上的郭沫若连说:好诗,好诗!

是这样啊,于是我问清了这个学生的名字:何来;诗的题名是《烽火台抒情》。

不久,我去参加省作协举办的“读书会”,读书会不是会议,而是召集五十七个作者,住在作协,边读书边写作,历时约一个月,每人交一篇作品结束。

到了省作协,始知参加这次“读书会”的有两个基层干部,一名工人,我这个农民,还有一个学生——何来。好!

我可以就近一睹这个少年明星的风采了。我在想象中勾勒何来的体型外貌:瘦高个儿,眉宇间有英气也有傲气,口齿伶俐,说话速度快,而且慷慨激昂地抨击社会上不公平的事,诗人嘛。

“这位是何来。”

我惊回首,地上站着的何来,和我想象的真是相去太远了,他中等个儿,微胖,慈眉善目,说话速度慢,说到高兴处,总要呵呵笑够了才继续说。啊!我看出了他的仁厚,于是斗胆上前跟他攀老乡,他果然也宽厚地认同了:虽然我老家是天水,可我是定西出生的。

“读书会”期间,作协虽然也请了像王宗元这样的大家为我们讲课,但是我们和何来的闲谈、聊天中,我这个乡下小伙从这位高等学府的科班生的口中获益匪浅。

“读书会”后不久,何来毕业分派到定西当中学教师,后来又到地委宣传部工作,我则在当地镇上文化站当了一名跑腿的,虽然我们不在一个档次上,但我和何来的友谊一直保持着。我在写作中需要一段汉武帝《天马歌》的原文,但我们文化站无此资料,遂写信向定西的何来告急,不几天,收到何来回信,并抄录了《天马歌》的原文。这让我好感动好感动。

改革开放后不久,我去兰州新闻界打工,何来也从定西调往《飞天》月刊工作,后来还当了副主编。这样,两人同处一个城市,时不时能见面聊聊。我给《飞天》投稿,何来就认认真真为我们做“嫁衣”。期间,我读到何来的两篇新诗作,使我灵魂为之抖动。一篇是《早晨的小保姆》,说的是一个到城市里去打工的小女孩,离别时,妈妈是如何叮嘱她的,其诗歌的艺术力量使我动情、动心,恍如在读安徒生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或者契科夫的《万卡》一样。另一篇题名是《报废的火车头》。报废前,它吐烟喷汽,气势威猛,日行千里;报废后,野草野花在身边长出,甚至鸟儿也在汽笛哨孔里孵起了小鸟。这是童话啊,俄国普希金有一首自创的童话长诗《鲁斯兰和柳德米拉》长达一千多行诗句,要是我们的诗人何来也写些童话长诗,那将为甘肃省的文坛添彩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日历又撕去了数年岁月,何来为我们发挥重要作用的机会终于来了。

原来我的故乡金崖镇要修地方志,编著《金崖史话》我也参与其事。编纂一部地方志,光有重大事件和钱有多少之外,还需要有一点文气,比如说某古人曾在这里留下过什么诗句,等等,有和没有大不一样。古代的随军边塞诗人岑参就没有给我镇留下什么诗句,这使我们编纂人员和镇领导深为无奈与遗憾。

终于有一天,镇上领导听说省上有几位诗人来金崖镇与当地诗作者会面,副镇长唐霞当即赶来,请省上诗人和本土作者,每人以金崖镇的事物为素材,留一首诗。她说,这不是雁过拔毛,而是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啊。于是每位诗人就承诺以金崖镇为素材留下一首诗。何来这便瞄上了我镇易地搬迁的扶贫项目,并且还要到现场去看看,体验体验。我便陪同他冒着雨夹雪,乘车来到一处名叫高沿坪的高地。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世界上少有的图景。这里是用推土机群开辟的一万亩新农田,阡陌纵横如棋盘似的农田中,错落有致地建了一座一座的新式院落。远远望去,好不壮观:一色的砖瓦新房,油漆门窗,村路四通八达;只是暂时尚未住人,也无鸡犬之声和袅袅的炊烟,这是准备将我县山区条件艰苦的农民易地迁来这里入住的。

当年,何来登上河西的烽火台,那是古代战争的遗物,边关要塞,沙场苍凉,辽阔空旷,苍凉悲壮,而他今天登上的这山坪,万亩大的壮丽图景在无声地向世界昭示:中国人就这样切切实实地帮农民脱贫。见此情景,满怀激情的诗人就吟成了一首《雨中登高沿坪感赋》:

细雨驱车高沿坪,轻烟缭绕如画屏。林间新瓦承天露,陌上初霜染丹青。堪忆群机推蓁壑,当夸长岭演雄兵。登临何限重阳日,一瞥苑川总是情。

诗的末尾用小字注云:壬辰仲秋应邀至金崖吉泰文兄宅院与众文友欢会,又蒙金崖镇政府赠《金崖史话》,特附言感谢。

金崖镇政府便把这首诗和其他几位诗人的诗作,珍贵地藏入政府资料中保存,从此,金崖镇的史料就有文气了。

说到这里我不免感叹:

啊,诗人啊诗人,你攀登烽火台,凭吊咏叹远古战场,接下来用步子丈量中国广袤的大地,又踏出国门,俯仰于天地之间,观察的是世态百相,一路咏唱不息,直到暮年,终于硕果累累,不虚此生矣!我将文集立于书架之上,看着它们,足可疗饥,因为那书卷之内,有我喜爱的诗文。至于你为我镇高沿坪所凃的一笔浓墨重彩,我则代表金崖的百姓们向你致谢!

责任编辑:网编
CopyRight 2006 2010 榆中新闻网 YZXNEWS.COM
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:6201102
中共榆中县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:中国甘肃网
新闻热线:0931-5221230 图片征集 : yuzhongnews@126.com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兴隆路275号
陇ICP备10200438号